导入数据...
设为主页收藏本站
 
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 页  > 政务公开 > 政务动态
“胡市长”的旅游情结
中国·汶川网      http://www.wenchuan.gov.cn/    发布时间:2010年6月9日   来源:汶川县新闻中心


“胡市长”的旅游情结

 


“胡市长”的旅游情结

——记湛江市援建汶川县龙溪乡工作组长胡海运


    (本网讯 钟美兰)6月4日,距离湛江援建龙溪乡“交钥匙”项目整体移交已经5个月多了。早上9点,湛江援建龙溪乡工作组组长胡海运准时从县城出发前往 13.5公里外的龙溪乡。

 

胡海运帮助群众摘樱桃

序曲:东门寨

    “今天主要去看看通村公路的进度怎么样?”行程在胡海运的一路介绍中进行,湛江援建龙溪乡总资金为1.5个亿,其中有6000多万为交钥匙工程,主要包括市政公共服务设施、集镇供水工程、龙溪小学等工程,这14个“交钥匙”工程于今年1月23日整体移交龙溪乡政府,8000多万元为“交支票”工程,今日便为阿尔村通村公路 “交支票”工程。为什么此多彼少?

    “当时确定这样的比例主要是考虑到要让援建带动一方经济,增加当地老百姓的经济收入。”在此种思路的指导下,有很高技术要求的公共设施作为交钥匙工程,而技术含量较少的通村公路交支票给龙溪乡政府让当地百姓以工代赈实施。

    9点10分,行至克枯乡路段,杂谷脑河拦坝上垃圾遍地。“带相机了吗?下去拍一张。”胡海运对身边的工作人员邓华说,待邓华拿到相机下车,胡海运还提醒注意过往的车,“拍了照就是要让我们龙溪乡吸取教训,不能随便乱往河里扔垃圾,要不结果就是这样。”

    9点30分,驶进龙溪乡标志大门羌人谷,左边生态锅庄广场,释比祭祀的雕像活灵活现,像风车模样的景观与间种的树木、穿乡而过的溪水交相辉映,经吊桥而过,便是别具羌族特色风格的东门寨,一座高耸入云的羌碉守卫着背后的寨子,逆着溪水的方向拾阶而上,几个工人正在筑亭子、导渠。“他们正在修缮和增建水渠,这条开放式的水渠便可以贯穿整个东门寨。”跟随胡海运的脚步,探出村子的格局,沿着水渠,依山就势,村道皆为青色石板所筑,纹路粗糙却透露古朴典雅,刚要惊叹,一栋栋老式石砌的寨子映入眼帘,一栋挨着一栋几乎成片。“这些都是被保留的比较完整的寨子,以后发展旅游就靠它们了。”在新寨的周围保留“村中城”般的老房子,几乎成为此次龙溪灾后重建的共识。

    正说着,一位端着碗的老人站在院子里向胡海运打招呼:“进来吃早饭呀。”语气热络得让人惊讶,笔者有些不解地问:“你认识这个人吗?”这位老人显然一点也不惧这位戴着眼镜脸颊上略有高原红的“广东人”,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和众人交谈起来。“不知道名字,但是面熟,天天都要在这里走好几道的,援建的嘛,大家都晓得。”

    “得感谢他们呀,要不是他们,哪里有村子百倍的变样。”这位72岁的老人叫焦宏畴,不厌其烦地向笔者叙说村子的变化。“看到门口宏伟的大门没有,看到锅庄广场没有,看到我们现在的村子没有,看到我家没有……”老人的背后是一栋二层的羌式小楼,右为客厅左为卧室,中间回廊相连,窗台上回廊都布满不知名的各类花草,开得姹紫嫣红。“我家建这么多房子,就是等着旅游搞起来后办农家乐用的。”

    别了老人,出了村子,胡海运站在村尾的吊桥仰望这个古老而又有生气的村子说:“刚才老人家的旁边,我们还要恢复以前的古戏台,这个地方要恢复水磨坊,让游客真正看看羌式农家生活和文化是怎么样的。”胡海运指着吊桥旁边的一块空地豪情万丈地说。

发展:阿尔村

    10时,抵达此行的目的地,阿尔村通村公路施工现场,却不见一个施工人员,一台机器冷落在山间。“施工方说搅拌机坏掉了,三天后才能修好。”负责通村公路的邓邓华说。

    “那就抓紧时间,要不工期又被拖慢了。”胡海运一边说着,脚却不停弯下腰低头查看路面,“用草绳打的确实要比机器压的要防滑得多。”原来,通往阿尔村的村道为8.6公里,越往村子走路越陡,为了保证路面的安全性,在前段坡多路陡的一段,路面全部用草绳打一遍,增强它的防滑性,而后一截地势比较平缓,则改用了机器,加快施工进度。

    事实上,为了保证每一条道路的质量,湛江工作组援建的所有道路都加了水稳层,即在泥土的上面增加了一层碎石后再铺水泥,这样的结果每1公里要增加10万元的投资,9个村45公里的通村公路仅此一项就增加了450万元的投资。“1.5亿援建资金,能做的事情不多,所以我们每一个项目都要做精做好。”胡海运对于很多人的疑问都一笑置之。

    正说着,一辆黄色QQ车开了过来,阿尔村村支部书记王学林一行来汇报工作来了,问阿尔村正在修建的传习所能否增加上天台的楼梯,这样以后插个红旗呀什么方便些?

    “原来的设计图没有楼梯吗?”胡海运语气平和地询问,得知设计单位考虑不周,他叫邓邓华电话给设计单位更改一下图纸,见到胡海运如此利索就解决,原本有些紧绷的脸忽然就轻松了下来,开始拉起家常来。“这条路修好了,阿尔村的旅游就指日可待了。”看着这条即将完工的通村路,这位有几分年轻的书记显得有些兴奋。

    书记的兴奋是有缘由的。据龙溪乡副乡长苏伦树回忆这里还有一段小插曲。按照惯例,无论是国家出资还是援建,通村公路一律修到村委会所在的地方即可。“可是胡市长说,既然要打造旅游,阿尔村的原始森林是旅游的最后一站,如果路只修到村委会的巴多组,离原始森林入口处还有7公里,旅游走路过去人都疲了,还游什么呀?”其结果是路的历程由8.6公里增加到近16公里,大大延长了一倍,修路的资金也翻了一番,资金也相应了做了调整。“我们必须先保证旅游所需要的基础设施,没有路就什么都做不了。”胡海运一语带过,继续和书记一行拉家常:“你们的甜脆李怎么样了。”

    “好得很,今年雨水充足,成活率好高的。”说起这个,阿尔村的会计杨波显得有几分激动。“这都谢谢胡市长他们,是他们为我们山里的百姓想得长远,考虑得周到。”

    杨波的记忆被追溯到2008年的9月份,胡海运刚到龙溪乡走访9村18组,当时阿尔村的道路尚且不通,只能步行前往到原始森林,十几公里的山路必须一天达到,胡海运和他们几个村干部硬是一口气走了上去 “走了一天的山路,脚程一点都不比我们差,心里就想,这个干部就是来干事的。”

    这是胡海运留给阿尔村干部的第一印象,此后的两年胡海运每个月至少都要到阿尔村去两次,考察阿尔村的可塑性,甜脆李便在这个思索中冒了出来。“胡市长说,老是种洋芋是不行的,富不起来的,一定要种经济作物,阿尔海拔高可以走季节差,人家的水果下市了我们就上。”目前,阿尔村在种植蔬菜的地里间种了400亩的甜脆李,长势良好。“9月份李子成熟了,路也修好了,一定是丰收的季节。”这条路月底就能完工了。

高潮:羌人谷博览馆

    恢弘的羌式大门,门口悬挂玉米、辣椒,一座石砌的“泰山石敢当”分列左侧,威武赫赫。“你知道这个是干什么的吗?”11时,抵达位于乡政府旁边的羌人谷文化博览馆,胡海运抓着门梁上五彩缤纷的彩条布考着笔者。望着这个别具羌家特色的大门,笔者脸上一片惘然。“五种颜色的彩条布剪成这样捆在一起,悬在门口象征着五谷丰登。”

 

博览馆的大门

    “这个是羌族用来干什么的?这个象征着什么”在民居厅、羌绣厅、卧室、厨房、自然资源厅,胡海运抓着千奇百怪的物什一一将笔者考倒,笔者越发佩服起他对羌族文化的了如指掌,越往里走,博览馆的每一个房间的让人惊叹不已,羌族所有的耕种方式、劳动器具以及龙溪所有的草药、矿物都你都可以在这里觅到,置身期间,看着那锄头、碗筷、酒壶甚至女人坐月子丈夫睡在床边的睡凳,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以为真的回到古老的羌家,“我们当时做的标准就是要让外行看得了热闹,内行能做研究。”

    此言非虚,一个插曲是5月1日这个博览馆扩建竣工后,在客厅悬放的蜂桶因为做得太逼真第二天就引来了一大群蜜蜂在上面筑巢安家。“蜜蜂都分不清楚了,看来胡市长他们做得真的很像。”建馆后一直守着这里的羌族妇女陈平花看着胡海运在馆内花的每一份心思,“每一样东西都是花钱从老百姓家里收购的,有的找了好几个月才找到,有的还是在搬到这里之前老百姓还在使用。”

 

博览馆里面的厨房

    据陈平花介绍,为了发展旅游,胡海运目前已经通过阿坝州民族研究所为龙溪乡培训了一名导游,羌语、羌绣的学习也在龙溪小学全面铺开。“在龙溪一天,就要为龙溪的未来多想一分。”胡海运说。
 
 

审核:李杰   责编:施龙斌